您当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慶元文藝  >  散文隨筆  正文
花期的腳步
2021年03月11日 09:48  来源:慶元網  作者:陳化誠 

  連續下了幾天雨,濕漉和粘稠填滿腳邊,空氣中彌漫著生機的醇香,此時鳥鳴也顯的格外清脆,我閉著雙眼,感覺到春的腳步漸漸近了。今年過年特別早,但是春來的特別晚,那股黑色的空氣拖住時間的同時,也拖住了春的腳步。一年很長,而我向往的時光卻很少。春日的花期便是我向往的日子。當第一聲春雷敲醒了世間的沈睡,也激發了我體內躁動的因子。我決定要將陰霾灑在花間,淨化我的心情。

  春閑,在今年顯得尤爲可貴,我向生活偷得了半日,邊晨練,邊去享受花期的誘惑。剛過的雨夜爲大山化上了淡妝,林間雲霧袅袅,我信步于曲水畔,遠處廊橋邊桃花開的正豔,花瓣粉嫩粉嫩的,花蕊留住昨日的細雨,爲自己佩戴上了水晶般的頭飾,盛開的笑顔在綠葉的盤托下十分可人,我一直好奇桃花香是否如桃子般甜蜜,可是我一次也沒有嘗試,今日也是如此,因爲桃花正如那盛開的春光般完美,我生怕這一聞,讓這完美有了一絲瑕疵。春日的景致離不開楊柳的搖曳,如果說桃花是宴席上的一道名菜,那麽楊柳便是周遭的鼓瑟吹笙。此時的楊柳已經長出了嫩芽,一排排錯落有致,風輕撫著細枝,摘下晨曦的露珠。吹面不寒楊柳風,爲何用楊柳比喻花信風,也許在春季能和春花鬥豔的綠葉也只有楊柳了。楊柳畔是一汪碧水,山上的清泉通過水渠注入其中,夜來的風雨將梨花拍落,春水浸梨花,星星點點的水面,花瓣在水面漂動,猶如一片連綿的織錦鋪滿整個山谷。

  花期真的来了吗?我想应该是快了。今年的山谷间比往年宁静许多,不过正如花期的腳步,它的苏醒是缓慢的。我离开桥边水畔,来到大路上。风抖动着路两旁的紫叶里,花雨缤纷,晨间的云雾还未散去,我呼了口气,空气如素纱般顺入我的心肺,我继续慢跑在乡野间,大路远处出现几个模糊的人影,他们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我的身旁,在迷雾的作用下他们看似很远,却离我很近。此时路上能看见人是非常难得的,他们微笑着向我打招呼,同时微笑着离开,我也礼貌的点头,目送他们。我不知道他们将要去何处,但是可以确定他们是去拥抱春天了。

  相对于其他季节而言,春季是最没有性格的。它没有夏季的骄阳似火,也没有秋季的冷落萧瑟,更没有冬季的冰凝雪积。和风拂过田间,打翻了调色盘。紫云英铺满地面,如夜空的星辰,将宇宙投影在大地上。迎春花顺着墙头倚出身段,将高墙染成花墙。农忙,本是春季最热的词汇,虽然经过漫长的等待,但也渐渐恢复了热度,“哞哞”的牛鸣已被“突突”的机械化取代,农人的身影再次浮动在田间,还是老旧的衣服,头戴斗笠,挽着裤腿。拖拉机所到之处土地渐渐被翻开,糅合着野草的清香,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气味。土里的小虫子东躲西藏,时不时还有泥鳅窜出,前几日雷声唤醒的青蛙蹦跶在田埂上。此时山间的云雾突然被一阵阳光刺破,微风渐起,多久没有感受到这股温暖。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感到花期的腳步近了。

  今年的春天是特殊的,不過美好的東西總是要經曆一段波折,所以對于突如其來的暴雨我並沒有抱怨,我邁開雙腿一路狂奔,因爲我知道,越是狂風暴雨,它持續的時間就越短,而我,希望第一時間擁抱那雨後的陽光。

(編輯:範丹萍) 
©慶元文藝网
主辦:慶元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協辦:慶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