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慶元文藝  >  散文隨筆  正文
情思阜梁橋
2020年12月28日 10:23  来源:慶元網  作者:許金紅 

  從我有印象搬到新路的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覺得立在我家側對面的那座木拱廊橋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起初我只知道這是一座廊橋,那個阜字我不認識,也沒有去了解過,它就這樣橫跨在兩條公路之間,像座大山。

 

  對于慶元對廊橋的情有獨鍾已經是衆所周知的事情,而在竹口,廊橋也是屈指可數。于是我會覺得自己挺榮幸,家邊上有座廊橋。

  每個寒暑假回家,和開車師傅必說的話就是“師傅,廊橋旁邊停一下。”于是下了車,拖著大個行李箱從馬路的一頭,走向另一頭,橋,是我歸家的必經之路。

  廊橋成爲了我回家的一個標志性建築物,與我的家緊緊相連。

  而我踏著橋上的磚一步一步往前走時,腳下的厚實感和愉快輕松的心情,在沒有回到家時就已經充滿了整個胸懷。

  在後來的暑假裏,吃完飯在家門口的小板凳上乘涼,在夕陽與對面的山交彙染出一大片血霞時,阜梁橋周圍的一圈燈火通明,橋梁上的燈倒印在水裏,透過水層,如同有一座水下燈。

  時間一久,廊橋立在家門外已經見怪不怪了,廊橋似乎和每天都要吃飯睡覺一樣普通。

  一個陽光和溫度都適合的一天,踏著廊橋的一側台階一步步往上走,扶手上精致的雕刻,讓我忍不住去摸一摸。走上了踏實的石磚上,橋頭挂著一面牌匾,榜書“宋王伯厚先生故裏”。

  往裏側望,一根根整齊的支柱並列排在兩側,望不到頭。往折扇型花窗外我看到了橫跨在阜梁橋中間那條竹口溪,往福建方向流去,再看向旁邊的雲頭形花窗,同樣的景色,在不同的花窗裏有不一樣的韻味。每隔不了多遠的兩根柱子上頭有一塊橫著的梁,梁上的書法與做畫,顯然因時間的沖洗有些退了色,但依舊能看出如初的精致。

  一条76.8米的桥被我们走出了读书时800米长跑的感觉。一路的古色,让我不由得好奇起在现在这个二十一世纪里横跨古代与现代的标志物在曾经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我突然对家门口这座廊桥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在明永乐九年,一名绅士出资新建了阜梁桥。在漫长的岁月里,它经历了五次重修和几度的兴废,仍然遗留到现在。

  重建後的阜梁橋,凝聚了多少百姓的汗水與辛勞,一根一木,一材一梁,一字一畫承載著多少熱心公益事業人士的心血。

  阜梁橋,是我對家鄉的诠釋,是我對這片熱愛的土地的情思,是我每次歸家的眷戀。

  我想某一天,歸家時再踏實地踏在橋上,閉上眼睛。滋味,說不出,也道不盡。

(編輯:範丹萍) 
©慶元文藝网
主辦:慶元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協辦:慶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