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慶元旅遊   正文
银杏落黄豆杉红 潺潺水涧润九沟
2020年12月23日 10:19來源:慶元網 作者:任日鑫/文 毛长森/摄

  慶元縣西北方向,一處年代深遠、民居獨特的浙南古村靜谧地屹立于此,因村邊山澗內有九個水漈,這裏便被人們喚作九漈村,村莊始建于清同治年間(1862-1874年),又稱光浦。

  從慶元縣城出發,沿著崎岖蜿蜒的山路前行,一路的山林美景足以讓人將城市喧囂遺忘,村莊東靠龍泉鳳陽山和慶元百山祖,南與原四山鄉駐地三溪村毗鄰,西與巾子峰森林公園相連接,北與竹口鎮上坑村相接壤。

  顯然,這兒是一個養在深閨、鮮爲人知的古老村落。

  百年前,村莊共有清民居五幢,保留完好,大門用青色的石條砌築而成,窗棂雀替雕花精妙、大小不一,栩栩如生的飛禽走獸磚雕,都在靜靜地訴說這裏曾經的輝煌。

  村莊四面環山,沿著古道登上高處俯瞰,這裏如同是被上天安放在山裏的珍寶,周邊古樹參天、群山逶迤,生活在這裏的人們不追求快節奏的時尚潮流,而是過著靠山吃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簡單日子。

  秋冬時節,村莊周邊層林盡染,院落裏的銀杏落葉灑滿了屋檐,走在窄小的巷弄之中,許是青石板的年代久遠,將人們的思緒帶入到過往,村莊之中顯得格外靜谧。

  古村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令許多遊人風塵仆仆的趕來,靜悄悄地走,走這一遭,未曾收獲什麽,卻又好像得到了許多。

  簡單又不平凡的村莊

  九漈村是一座簡單的村莊,但是從這裏卻走出了許多不平凡的身影,村子中遺留下來的沈氏舊居,曾有諸多患難的才子在這裏埋頭苦讀,熬過艱辛困苦的低谷歲月。

  功成名就,返回家鄉,便是全然不同的心態,那些曾經成長于九漈,發光于九漈的人們,已然離這裏遠去,卻爲九漈村留下了深遠的影響。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九漈村安睡于此,靜谧依舊是它的態度。

  秋冬寂寥,山林之中藏著許多可人的植物,生長在山林上的野柿子,此刻已經紅透了枝頭,吸引著山間鳥雀駐足枝頭,淺嘗著冬日枝頭的甜蜜。

  高貴的紅豆杉,在漫山遍野的植物休眠之時,盡情釋放著。有人說紅豆杉像村莊裏淳樸的小夥兒,面對各種環境都能夠淡然處之。

  九漈的韻致古雅而深邃,九漈的風格蒼涼卻內斂。村莊對面的山林,此起彼伏的蒼翠與金黃交織,水庫清澈,倒映著山巒,似一幅美妙的油畫。

  九漈不期待川流不息的圍觀、人頭攢動的驚豔,九漈需要的是靜谧、是虔誠、是品味,甚至是魂牽夢繞和心馳神往的朝聖,並祈求飄蕩的靈魂得以安詳。

  九漈大瀑布

  九漈村旁清澈潺潺的澗水從它身邊流過,最後彙流到浩瀚東海,故有“八百裏瓯江第一村”之稱,瓯江之源的獨特位置,爲九漈帶來了無限自豪。

  瀑布從溪谷源頭的峭壁上直瀉而下,如玉帶一樣潔白無瑕,九漈水庫周邊古樹群多以皂莢樹、烏岡栎、甜槠、江南油杉和台灣冬青爲主,這些古樹雖逾越百年之齡,但依舊葳蕤挺立,生機勃勃。

  寒冬時節即將來臨,山區溫度較低、天氣寒冷,九漈村的瀑布便會結成冰瀑,一條條冰晶猶如倒挂的水晶,晶瑩剔透,充滿著磅礴之勢。

  村莊內明末清初的古民居、五谷仙廟、沈氏宗祠、古樹林、石塊古道、九瀑峽谷和厚重的曆史文化內涵,吸引著一批又一批遊客慕名而來。

  然而,歲月的風霜無情地侵蝕著九漈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因自然破壞和人爲因素等,九漈村裏古建築、古風貌等許多寶貴的曆史留存正在漸漸消失……

    (編輯:範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