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正文
慶元警方聯合四地警方打掉一個“黑灰産”犯罪團夥
2020年09月07日 15:16來源:慶元網 作者:通讯员 许欢

  一個便民服務的資訊平台竟成爲賭博平台的宣傳工具,並牽扯出一個遍布全國十余個省的網絡犯罪團夥。在“淨網2020”專項行動中,慶元警方經過近2個月的偵查,在市局協調指揮下,與河南、四川、杭州等多個省市公安機關密切協同,最終成功打掉這個專爲網絡賭博平台推廣的“黑灰産”犯罪團夥,抓獲嫌疑人17人,扣押銀行卡360余張,房産4處,涉案金額超8000余萬元。據辦案民警介紹,目前林某等1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海量便民資訊內暗藏蹊跷

  現在微信號越來越多,打開一些本地咨詢類的微信號,朋友圈往往會被衆多招聘、拼車、求職、咨詢等信息所刷屏,這些資訊爲人們生活提供了便利,但也被犯罪分子盯上,成爲網絡賭博平台推廣宣傳的溫床。

  今年4月,慶元警方在網絡巡查中發現,慶元本地某資訊類微信號在其發布的廣告中經常夾雜著一些“某某棋牌”“上下分”“充值提現”“下載地址”等字眼的宣傳文字,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這些都是爲某網絡賭博平台所打的廣告。據此線索,警方追根溯源,一個涉及全國十余個省市,專門爲境外賭博平台宣傳推廣的“黑灰産”犯罪團夥漸漸浮出水面。從發現線索2個月時間內,民警對案件基本情況進行了初步調查,發現了與本案有關的1000多個微信推廣賬號、100多個銀行卡賬戶,通過篩查發現該團夥很可能藏匿于浙江杭州。專案組逐漸鎖定了一名重大嫌疑人,44歲的溫州人林某並圍繞其展開深入調查。

  創業明星淪爲賭徒的宣傳工具

  林某是此類咨詢微信號運營團隊的創始人,2017年以主打推廣本地求職、招租、拼車訊息的“本地系列”便民微信號。一經推出,得到了以縣城爲主體的小城市群衆的喜愛,一時間“本地系列”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因此,林某也做爲創業明星頻頻亮相全國知名的創業節目,在節目中侃侃而談互聯網下沈思維。

  經過幾年發展,“本地系列”便民微信號在浙江乃至全國“攻城略地”影響力觸及各縣城甚至鄉鎮,形成一個龐大的宣傳網,最多時微信號達到千余個,受衆人群近千萬。

  正是看到“夠本地”系列微信號巨大的受衆,一些賭博平台主動聯系到林某讓其幫忙進行宣傳推廣,而此時的林某也急需資本維持公司運營,雙方一拍即合展開了合作。

  据林某供述,他通过上家与赌博平台方接洽推广业务,在收到平台方设计好的广告圖片、推广文案以及平台下载链接后交给公司广告部,再通过“本地系列”便民微信号在朋友圈进行发布推广。为提高广告质量,躲避监管,林某还安排专人客服在发布广告前先下载链接中的APP测试其可用度,在发布的第二天及时删除广告,并给客服一定的佣金以提高其工作积极性。几乎每天“本地系列”便民微信号都会在海量的信息中夹杂着发布一些含“捕鱼”“斗地主”“炸金花”字眼的宣传广告,以此招揽不特定人员参与赌博。由于成熟的运营体系和庞大的受众群体,赌博平台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渐渐地,一个便民咨询平台沦为了非法牟利的宣传工具。从警方获取林某公司的财务数据上看,转型做赌博平台营销确实令公司业绩飞涨,一年多时间净利润就增加了600余万元。

  統一收網斬斷龐大黑灰産業鏈

  經過2個月的偵查,慶元警方逐漸摸清以林某及其上家趙某爲首的整個犯罪組織架構。值得一提的是,上家趙某是這個犯罪組織最爲核心的成員,直接與境外賭博平台方洽談業務,並在境內招募像林某這樣的下家具體落實宣傳推廣業務。經偵查,警方還發現趙某有出逃的迹象,爲避免出現涉案人員脫逃出境,專案組決定在河南、四川、杭州、遂昌、慶元5地同時采取收網行動,務求將全部涉案嫌疑人一網打盡。

  5月15日10時,杭州建德某寫字樓內“創業明星”林某在錄制完某創業節目後,趕回公司與員工正在研究8月份到三亞舉行遊艇party的相關事宜,到訪的民警迅速將其控制。與此同時,其他5地的抓捕小組同時出擊,將趙某、吳某等1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無一漏網,3000余萬元涉案賬戶資金被成功凍結,並扣押涉案房産4處,車輛1台,銀行卡360余張,手機120余部。目前,該案已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警方提示

  所謂網絡“黑灰産”,指的是電信詐騙、釣魚網站、木馬病毒、黑客勒索等利用網絡開展違法犯罪活動的行爲。稍有不同的是,“黑産”指的是直接觸犯國家法律的網絡犯罪,“灰産”則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爲“黑産”提供輔助的行爲。此案中趙某、劉某等人利用微信號等通訊工具幫助賭博平台進行廣告推廣已觸犯刑法,涉嫌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爲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有前兩款行爲,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編輯:範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