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新聞中心  >  暖新聞   正文
“希望自己能多活一天,多照顧孩子一天”
2020年07月14日 09:59來源:慶元網 作者:记者 练玉萍

七旬农民甘全美收养“脑瘫弃婴” 悉心照料21年如一日

  在荷地鎮半路村,有一對相依爲命的特殊“父子”:一個是命運多舛的7旬農民甘全美,一個是不會說話、不會走路的23歲腦癱兒甘成文。21年前,非親非故的他們相遇,從那時起,命運就把他們緊緊地拴在一起。

  “有了兒子,家就像家了,生活就有了歡笑。”

  “你叫我一聲爸爸,我就疼你愛你。”“孩子,我替你唱歌,敬愛的男媽媽,你爲我憐愛,我雖不會走,不會講,您不要悲哀……”走進甘全美家,一曲曲感人肺腑的歌聲傳入耳邊,讓人眼裏不禁泛起“漣漪”。

  見到甘全美時,他身穿著一件藍色長袖,臉上雖已布滿了皺紋,但精神很好。如今年過古稀的他用粗犷的手、真切的情、細膩的心,撫慰、滋潤著他的“寶貝”——患有腦癱的兒子,已在不知不覺中走過了7000多個日夜。

  老人雖名爲“全美”,寓意十全十美,可是,命運卻接二連三地跟他開起了玩笑。

  “我12歲時,父親就餓死了,後來母親也失明了,爲了照顧她我放棄了教師的工作。我28歲時,母親去世了,此後就只能與年幼的弟弟相依爲命……”甘全美哀歎道,當同齡人都當爺爺了,他才好不容易把一個帶有兩個孩子的寡婦娶回家,但當出生僅4個月的女兒夭折後,妻子就帶著兩個孩子一走了之。

  回首自己的坎坷經曆,甘全美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直到收養了一個先天性腦癱兒,他才覺得生活有了希望。爲此,甘全美給這個孩子取名爲“成文”,寓意長大後成爲有文化的人;同時,還特地給兒子取了個小名,叫“寶貝”。對甘全美來說,兒子雖是大夥眼中的腦癱棄嬰,但確是他的寶貝。

  回想當初把孩子帶回家時,耳邊總是傳來叽叽喳喳不好聽的言論,周邊沒有一個人贊成他的做法。“你就是一個傻瓜。兩歲都還不會說話、走路的孩子抱回來幹嘛。”“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說起這個,甘全美搖搖頭,他不贊同大家的說法。他說:“有了這個兒子,家就像家了,我也就從妻子離家出走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在甘全美眼裏,雖然連養活自己都成問題,但這個小生命的出現,給他孤苦的生活帶來了溫暖,也帶來了希望,他覺得自己有伴了,幹活也帶勁了,生活也有了歡笑。

  “只要孩子能早一天康複,我多乞討一天都樂意。”

  聽聞甘成文被確診爲先天性腦癱、也許一輩子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的事後,村民們都好心勸甘全美放棄。“你口口聲聲叫他‘寶貝’,你以爲他真的是寶貝啊,早點放棄他吧,討個老婆,再生一個多容易。”每當村民這樣說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麽病的甘成文就只會對著甘全美笑。

  “在大家看來我就是笨蛋,我的孩子雖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但他就是我的‘寶貝’。”甘全美心酸地說,“養他確實是有負擔、有顧慮、有憂慮,但是我也一直在勸自己不要氣餒、不要放棄。”說著說著,甘全美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淚水,心裏只有一個念頭:無論怎樣都要帶兒子去看病。

  爲了給“寶貝”治病,農閑時,甘全美就帶著“寶貝”四處尋求幫助和求醫問藥,甚至頂著別人的嘲諷帶著“寶貝”上街行乞。

  2000年-2005年的冬天,無論刮風還是下雨,甘全美都會推著殘疾車,帶著“寶貝”沿街行乞。“今天大雪紛飛,我背著三個麻袋的被子、衣物和日用品,又要推著殘疾車,真是寸步難行啊!不過,這幾年下來,我知道‘慈善’二字值千金,只要‘寶貝’能早一天康複,我多乞討一天都樂意。”這是2005年大年初四晚上,甘全美在杭州一個廉價旅館寫的一篇日記。

  當記者問起爲什麽要去住旅館時,甘全美說,“冬天冷,怕孩子凍著,而且孩子小,怕丟了。”看著甘全美對一個非親非故的孩子那麽上心,記者那不爭氣的眼淚又在眼眶中打轉。

  21年來,甘全美輾轉各個城市,還特地去鄭州、北京、上海的大醫院,但都因爲孩子太大沒法醫治、同時費用又高而不得不半途放棄。求醫路上,面對路人不解、疑惑甚至嘲諷的目光,甘全美沒有停下腳步,他憑借著內心的信念,一步步堅定地走下去。

   “每當孩子笑嘻嘻地看著我,就能卸下一身的疲憊。”

  看到甘成文的時候,他剛好趴在窗台上,手上擺弄著兩個營養快線的瓶子,身體看上去與正常人並無二樣,但人看起來比同齡人稍微成熟了點,不像是23歲的樣子。

  另一邊,甘全美正忙著給甘成文做午飯。“今天給‘寶貝’做什麽好吃的?”記者走進廚房問道。“他喜歡吃泡面,就給他煮一碗面。”看著甘全美劈柴、燒火、洗鍋、做飯,一切都那麽娴熟,但這背後的心酸只有甘全美自己知道。

  “平時‘寶貝’最喜歡吃泡面和喝營養快線了,我每半個月都會去鎮裏一次,給他帶好吃的回來。”說到營養快線,記者順道問了一句,“他手裏擺弄的營養快線是幹什麽用的?”“這個是他的玩具,我看到他喜歡拿著它玩,就拿根線把兩個瓶子綁在一起。”甘全美說,這個玩具就像釣魚一樣,有了這個玩具,他在家裏就不會無聊,也能安心在家等自己回來。

  21年來,甘全美真的把“寶貝”當作自己的心肝寶貝來疼愛著。平時,家裏有什麽好吃的,他自己從來舍不得吃,都要省著給“寶貝”吃。家裏沒有女人,甘全美既當爹又當媽。“寶貝”大小便失禁,一天要換好幾身衣服,每餐光是喂飯就要喂40多分鍾。每天早上,甘全美都要早早起來做飯、洗衣服。下午則去地裏幹活。晚上,“寶貝”經常又哭又叫,尿床了又要換褲子換床單。

  74歲的甘全美,看著比同齡人明顯蒼老許多,歲月的傷痕早已爬滿了他的額頭。

  “全美照顧這個孩子真的非常盡心,他非常關心這個孩子,飯要一口一口、一點點喂給孩子吃。爲了照顧這個孩子,他有時很難顧及山上和田裏的活,只能專門在家照顧孩子。”村民胡發喜說,看著甘全美那麽辛苦,她有空就會過去幫他做飯或幫點小忙。

  爲了照顧“寶貝”,瘦弱的甘全美累得夠嗆,可他從來沒有把“寶貝”當作負擔。相反,他和“寶貝”的感情與日俱增。“當我從地裏回來的時候,‘寶貝’雖不會說餓也不會叫爸爸,但他會笑嘻嘻地看著我。”甘全美笑著說,每當這時,他也就卸下了一身的疲憊。

  時鍾指向16時,到了父子倆外出散步的時間,甘全美告訴記者,平時“寶貝”一直呆在家裏,怕他太悶,他都會抽出時間,推著他去看看家門口的風景……

  “唯一的遺憾是孩子沒有媽媽。”甘全美說,自己也希望給孩子找個媽媽,但這麽多年過去了,希望也越來越渺茫。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多活一天,這樣才能多照顧“寶貝”一天。即使有一天,自己不在了,也希望有好心人能幫忙繼續照顧他。